完成黄冠煜遗愿‧双城演出《惜阳》

586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7-03
完成黄冠煜遗愿‧双城演出《惜阳》2015年1月杪,他因病离世。也许你对他感到熟悉,也许你对他一无所知。他是黄冠煜,也是黄冠瑜或黄凯益,生前在台湾从事剧场工作多年,曾製作、导演、编剧许多作品,例如2007年回马编导《十》,获得第七届马来西亚华人《戏炬奖》年度最佳整体演出奖。2010年在台湾成立Lyric's Studio人从众创作体。在马来西亚、台湾剧场界,黄冠煜有极好人缘,才华备受肯定。只是,他逝世了。一个未竟的约定在他陨落后,让台北与槟城的剧场人牵起一道紧密的线,相互合作于双城演出《惜阳》、《收信快乐》。一个人的离世,是否代表生命的结束?当有人离开,有人留下,生命走到了最终点,留下来的人又该如何自处?那些相处过往中留下的点滴,那些曾一起走过的痕迹,都不断的触动思念。我们都带着遗憾去缅怀离开。而离开的人,默默的留下了礼物。可能是关于生命、关于关係,关于如何在这浩蕩的宇宙中找到前进的动力。这些将会因为留下的人,而显得更有意义。透过纪念,透过追思,我们将开始思考“离开”,也将开始思考“留下”。“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不要担心。其实风会告诉你,我的消息,还有我对你的思念,只要你注意听,其实风,会告诉你。”黄冠煜离去前,留下的一句话。黄冠煜去世前曾有一个希盼,希望槟城剧团可以相互合作,无论是从教学至製作上,都可共同努力完成,然而这想法从未落实。直至他的逝世,《惜阳》製作人黄启灏趁着各剧团齐聚在丧礼时,把这想法说出。未想大家达成共识,共同製作《惜阳》。《惜阳》,是黄冠煜2001年自编自导自演的第一部作品,在当年得到不错的迴响。这已是一部14年前的作品,20岁的少年,写下了一部让观众去思考“失去”的剧本。《惜阳》的主奏是沿着内心压抑的他,与性格乐观的她所展开。主旨是珍惜当下“她,以为再也无法为日落感动;他,让她触摸到夕阳温暖。他在夕阳余辉中与她相遇,一些压抑的往事、自责与愧疚,慢慢崩塌。在生命耗尽的边缘,他终于勇敢面对过往,与生命的无常……因为日落,他们相遇;因为日落,他们相惜。”《惜阳》强调的主旨,就是珍惜当下。2008年,黄冠煜看了剧本《收信快乐》,被故事所感动,便开始策划带到槟城演出,无奈因为种种问题而无法实现。《收信快乐》是他唯一希望带回槟城分享的台湾经典剧作。因此,人从众创作体,也想完成他的遗愿,和台北同仁合作,把《收信快乐》这部剧带来槟城。《收信快乐》是关于一对朋友的故事,他们写了一辈子的信,自童年到老去,四十多年间,七十多封信,经过沧海桑田,直至对方的离去,才发现对方是自己一辈子的心灵灯塔。“由于是从童年走到老去,因此无论哪个年龄层的观众,都可投射自我进去,彷彿把自己沉溺在当下的烦恼,又或看见未来可能会遇到的状况和经历,最终走完了一生后,始终靠自己的力量,走下去。”《收信快乐》製作人蔡雅庭说。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惜阳》和《收信快乐》的演出,希望让观众回忆起离开的人事物,放下心中的悲伤,面对失去的事实,好好地说再见,继续往前走。槟城《惜阳》导演黄丽珍,在拿到《惜阳》剧本时,惊讶于冠煜20岁的创作成熟。然而当把剧本放在2015年来演出时,菜採平铺直叙的演绎方式则略显薄弱。因此她保留故事内容,但改变了叙述故事的结构。她不照着剧情原先的起承转合、场次,而选择把剧本打碎、切散,用时序错置的方法来说故事。演员共有三人,张愫珊、陈佳馨、曾伟隆,分别饰演一名50岁左右的妈妈;一名20岁左右的视障女性;一名20岁左右的青年。刚生产未收身导演要求瘦身张愫珊要饰演一名50岁左右的妈妈,其难度无疑是巨大的,尤其是她有一名20岁左右的儿子。张愫珊必须把自己的年龄心境推迟至最少20年,方能贴近角色的需求。她坦言这个角色与她所接触过的传统女性相像,皆是非常疼爱儿子,且有些唠叨的个性,于是她用这些对象作为角色蓝本。而在排戏里,最让她觉得困难的,是瘦身。由于刚诞下小孩,身材形态上难免有些鬆弛,因此导演要求她瘦身,把身体状况贴近角色。而饰演视障女性的陈佳馨,在甄选时因为一句:“我不会浪费你捐给我的眼睛。”而获得导演的青睐。导演认为她的乐观很符合剧本中角色的需求。而要视觉健全的她突然饰演视障者,最需要克服的就是眼睛。舞台剧与电视剧的最大差别在于,观众的即视感,细微的动作都会影响到整出舞台剧的诞生。台词不多的曾伟隆坦言尚在琢磨角色的原型。台湾《收信快乐》台湾製作人蔡雅庭答应把《收信快乐》带来槟城时,心里只是叨唸着这是黄冠煜的心愿,只想帮他完成。然而在製作过程中,她发现这次演出非这两个剧本不可。这两个作品都有人离开,有人留下,却正正符合了人从众此时的心境。舞台各自搭配可互习黄冠煜因《收信快乐》而得到的感动和启发,他们亦想带去槟城让观众一起感受。剧中留下的人花了一年的时间面对失去一名挚友,那幺现今留下的人呢?时间会带他们走过这些无法承受的伤痛。而这次的计划,则是一次和黄冠煜的正式告别。跨国製作需要克服许多问题。例如舞台製作,服装搭配,经费问题等。所幸槟城与台北双方达成协议,把这场表演分为上下半场演出,《惜阳》是上半场,《收信快乐》是下半场。而为了节省运费,两边各自搭配为对方準备的舞台。这一次合作,挑战了双方的统筹能力,并且可互相学习。导演黄炜翔说:“收信快乐这个戏的核心是面对现实,我们生而为人因为现实不得不地往前走,做很多因应现实而做的决定。不同年纪的人看这个剧本,都会产生不同的想法,看见不同的面向,现今社会发生的事件其实都比剧场还来得戏剧化。”给美丽的你:《惜阳》X《收信快乐》槟城.台北城市连线计划地点:槟城表演艺术中心(Penang PAC)时间:24/9/2015(四)晚上8时25/9/2015(五)晚上8时26/9/2015(六)下午3时,晚上8时电话:04-8991722、04-8992722/副刊‧报道:丁俊勇‧2015.09.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