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军和国民党高官如何评价朝鲜战争

594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7-30

美国将军和国民党高官如何评价朝鲜战争

1993年底,我访问美国联合技术公司时,受到时任联合技术公司顾问,原美国驻中国武官,空军准将William.B.Webb,我们称之为「魏老将军」的宴请。由于在国内时与魏老将军就有过接触,所以交谈时没有那幺多客套,谈话範围较广,也比较直截了当。

在谈到中美关係时,我说,美国对日本研究比较透,所以对日政策很成功。但美国对中国缺乏了解,所以败在中国手里三次。魏老将军问我是哪三次,我说是内战,朝鲜和越南。

魏老将军不同意我的看法,说(大意),内战我们没参加,所以不算我们的失败;我参加过越南战争,如果按照军队的意见,我认为我们能打赢,是政客束缚了我们的手脚;只有朝鲜战争我们承认是我们失败了,这不是我个人的看法,而是军队的共识,并且明确写入西点军校教材。

魏老将军还表达了对当时杜鲁门总统等民主党政客的轻蔑,说他们不懂战争,也对麦克将军的傲慢表达了不满,说军队中很多人都认同朝鲜战争是「在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进行的错误战争」这一说法。因为朝鲜多山地,不适合机械化部队作战;而中国有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中国军队又有丰富的作战经验,美国不能指望打败这样的敌人。

所以,朝鲜战争后,美国对与中国在陆上作战会非常谨慎。不过,他狡黠地一笑说,如果是在空中和海上,我们会打得你们「满地找牙」。他在美国受过情报部门的中文培训,所以懂得这句话。

我对他说,我同意我们会「满地找牙」,但我不同他对越南战争的看法,原因是,再强大的外国军队,如果得不到当地人民的支持,也会失败。军队不能和人民打仗。魏老将军想了一会说,我同意你的看法,从全局看,我们在越南也是一次失败。

看,美国人有多幺可爱,一个将军面对一个无名小卒,他尊重的是事实、逻辑和常识,而不是面子和意识形态。

1994年初,我访问美国阿莫科公司(后被英国BP兼并),陪同的是公司高管初兆平先生。初先生中学曾与连战同班,父亲是国民党高官,很早就被送到美国学习。

初先生告诉我们,美国华人地位的改变就源于朝鲜战争。美国种族歧视唯一上了法律的就是反华条款,所以华人在美国的地位比黑人还低,是最底层。朝鲜战争后,美国社会对华人的看法突然改观,华人也开始挺起腰来了。

他还说,朝鲜战争后,国民党高官们私下里都觉得扬眉吐气,连二蒋父子私下里都说,如果共产党连美国人都能打败的话,我们输的也不丢人。从那以后,老蒋再没有认真考虑过反攻大陆,吵吵嚷嚷不过是向美国要钱要枪。并且老蒋也真的感觉到他那套不行,开始认真向受过共产党教育的小蒋交权,开始台湾的土改,也才有台湾后来的发展。

初先生最后悔的就是留在美国发展。在休斯敦时,他女儿来看他,吃了顿饭就走了。女儿一走,他就老泪纵横。他说他的儿子和女儿完全美国化了,他在美国什幺都有,就是没有亲情。对比台湾的那些朋友,事业不比他差,家庭其乐融融,「何苦来呢」,他说,老了才真正感受到什幺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其实,关于朝鲜战争,我和各阶层的美国人都聊过,基辛格的着作中也评论过。奥巴马的话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想想看,既便美军参战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打到三八线就停止,那幺和今天的格局完全一样,南韩仍然可以民主化,北韩闹不好比现在还强,美国就不必死那幺多人,丢那幺大人了。中国也许就没那幺大底气折腾了。美军打到中国边境,又让志愿军赶回到三八线,这不是失败是什幺?

奥巴马由其不要脸的是,南韩的经济发展和民主化不是美国给的,而是南韩人民与美国支持的独裁政权长期斗争的结果。如果与北韩比较,南韩是最终胜利者的话,那幺胜利属于长期与美国斗争的金大钟前总统代表的南韩人民,没有奥巴马什幺事。

退一万步说,如果按照奥巴马的逻辑,以今天的成就来确定当年的胜利者的话,那幺朝鲜战争的参战四方,胜利者是中国和南韩,失败者是北韩和美国。南韩不必说,中美国力的此消彼长,难道不清楚地说明了这个问题吗?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朝鲜战争,美国都是最大的失败者,不同仅仅在于,如果后来老毛不是得意忘形瞎折腾,美国的失败会更早更快。

朝鲜战争是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的标誌,也奠定了毛泽东世界伟人的地位。基辛格曾经写过,美国和苏联都曾经企图构建针对中国的包围圈,贫弱的中国敢于和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交手,并且都取得了胜利,这说明,任何包围中国的企图,一定会遭到中国的痛击。

奥巴马肯定没有听取基辛格的劝告。中国在贫弱的时候都没有任人摆布,今天中国强大了,中国的核武库很快就会和美俄达到恐怖平衡,中国的常规武器也在快速发展,这样的中国,如果美国执意对着干,那幺中国总有一天会打得美国满地找牙,这一天不会太远。

至于中国的那些公知,还是别提他们了,丢人。

罗援:从出兵决策看抗美援朝正义性

环球时报2013年07月30日

罗援

发生在20世纪中叶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华民族最扬眉吐气的对外战争。但现在有些人对这场战争的正义性、正当性、正确性提出质疑。评价任何历史事件,都不能够离开当时的历史条件,孤立地、片面地判断所谓的是非曲直。

朝鲜战争是冷战的产物。二战后期,苏、美、英三国首脑在《雅尔塔协议》中就朝鲜问题达成由中、美、英、苏共同託管的谅解。1945年8月11日由美军波恩斯蒂尔上校「漫不经心」划定的三八线是大国斗争和妥协的产物,成为朝鲜民族难以癒合的民族裂痕。当时,南北双方都试图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南方先建立政权,随后渲染「用军事突进」解决北朝鲜政权,北朝鲜在和平统一无望的情况下寻求自卫和武力统一。

1949年9月3日,朝鲜领导人金日成第一次向苏联使馆提出一项军事进攻的计划,但遭到斯大林拒绝。1950年1月5日和12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国务卿艾奇逊分别发表声明和讲话,声称美国的安全线既不包括台湾,也不包括南朝鲜,美国不会为了保护这些地方採取直接的军事行动。由此使斯大林、金日成做出错误的判断。1950年6月25日,在中国并不完全知情的情况下,朝鲜战争爆发了。

朝鲜战争爆发第二天,美国总统杜鲁门便令其海空军参战。6月27日又发表声明,除公开宣布干涉朝鲜内政外,还令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控制我国领土台湾。

周恩来总理曾向美国传话,警告美国不要越过三八线。但美国把它当作耳旁风。就在南朝鲜军队越过三八线当天,金日成便正式请求中国政府给予「特殊帮助」,援助朝鲜人民作战。经过反覆慎重考虑,中央政治局最终做出正式决定:出兵朝鲜,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毛泽东和中央军委下达命令:志愿军于10月19日入朝参战。至此,中国人民和军队开始了两年零九个月可歌可泣的抗美援朝战争。

从上述史实可得出两个结论:

第一,朝鲜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美国扶持的分裂政权和南方奉行的「北进统一」政策埋下了战争的隐患,不能简单地以朝鲜「打第一枪」判断战争的性质。中国赴联合国代表团团长伍修权曾质问美国代表:「在19世纪60年代美国曾有一次内战,那时林肯总统曾经领导过北方诸州的武装力量进攻到南方诸州去,美国代表们是不是认为这就是北方向南方的侵略?别的国家就可以对美国内战进行干涉?」

第二,朝鲜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是两个概念,前者始于1950年6月25日,后者始于1950年10月25日;前者是朝鲜民族内战,后者是美国强加给中国的战争。伍修权将军曾掷地有声地说:「能不能设想因为西班牙内战,意大利就有权利佔领法国的科西嘉呢?能不能设想因为墨西哥内战,英国就有权利佔领美国的佛罗里达呢?」同样,美国没理由因为朝鲜内战就侵略中国领土台湾,并将战火燃烧到中国东北边境。美国着名史学家约翰·托兰曾经说过:「中国出兵朝鲜是出于国家利益考虑,是迫不得已的。如果苏联侵略墨西哥,那幺美国在五分钟之内就会决定派军队去的。」

由此可见,中国做出出兵决策完全是被迫的,是正义之举,是英明决策。1929年参军的袁昇平将军动情地说:「一个民族的骨头不硬不行。骨头不硬,就受到列强欺辱;骨头不硬,在国际上就没有地位;骨头不硬,就难以振兴中华!抗美援朝战争打造出了我们民族的硬骨头!」。

▲作者罗援是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对抗美援朝得失的再评估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2013/07/3008:42:50

邓聿文

今年7月27日是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纪念日。刚过去的这天,当年参战的几方──朝、韩、美都举行了不同形式的纪念,中国则派了国家副主席李源朝赴朝,参加朝鲜举行的纪念活动,包括阅兵仪式。

中国人讲究60年一甲子。在这个甲子里,无论是世界局势,还是东北亚形势,抑或是中美关係,都发生了巨变。60年后的今天,再来反思和评价这场战争,需要我们抛开各自的仇恨和成见,更加冷静和客观。

相对来说,探讨其他参战方的成败得失比较容易,难的是中国。这些年,对于中国评价的难点是围绕应不应该出兵朝鲜及其得失来进行的。传统观点认为,虽然中国参战损失惨重,但是能够和美国打成平手,长了中国人的民族志气,确立了中国的大国地位;同时,这一打,也打出了几百公里的安全纵深,和几十年的和平建设环境,总的看是值得的。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中国根本不该出兵朝鲜,所谓抗美援朝,是赢了面子失了里子,不仅拖垮了经济,也延误了国家统一,如果没有抗美援朝,中国早就改革开放了。后一看法近年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同。

笔者认为,对中国参战得失的评价应该放在时代背景中去考察。从当时的决策看,有两个事实不能不提,一是世界开始处于冷战状态,中国和苏联全面结盟,倒向社会主义阵营;二是新中国刚刚建立,政权和国家的安全还非常脆弱。笔者大体赞同冷战史学者沈志华所作的中国出兵朝鲜的三点理由:第一,由台湾问题引发出对抗美国的革命激情;第二,根据国际分工为社会主义阵营承担责任和义务,第三,对国家安全和主权完整受到威胁的忧虑。

为了更好地分析问题,先不妨来做个假设,如果中国不出兵参战,会发生什幺。

一是美国把战火烧向鸭绿江,战争在中国境内打响。这种可能性虽然较小,但并非不存在。当时麦克阿瑟就叫嚷着要进攻东北,并派飞机轰炸东北。正是因为麦氏的狂傲,使中共认识到新生的政权受到危险,遂做出出兵决定。假如美国把战火引向中国境内,苏联根据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一定会参战,两大强权直接在中国作战,这其实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即便在中国境内的战争最后也以美国的失败而结束,但这对中国来说,会产生两大后果,其一,中国的东北工业基地会全部被战争摧毁,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将因此要慢得多;其二,中国极可能会变成苏联的「殖民地」和势力範围,就像东欧国家一样。

为什幺这幺讲?前车之鑒历历在目。1945年斯大林曾借口对日作战,出兵东北,迫使蒋介石签订了损害中国主权的城下之盟。中共在东北问题上与苏联也进行了艰苦谈判,才迫使斯大林接受了限期归还长春铁路和旅顺、大连的协定。而在朝鲜战争期间,苏联实际上控制着东北。如果战火在中国境内燃烧,很难想象苏联不会藉机提出更多损害中国主权甚至领土的要求,那时为了保住中共政权,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将被迫接受苏联要求。对于民族主义者的中共领导人来说,这当然是无法容忍的,因此,与其把战火烧向自己,不如在朝鲜开战,也就是顺理成章的选择。

二是战争虽然不在中国境内打起来,但美国陈兵鸭绿江,对新中国也始终是个威胁。首先,东北工业基地很难发挥它在中国工业化初期所起的支柱作用。为了应对美国威胁,工业基础最雄厚的东北地区会变成战争前线,从而拖延中国工业化的步伐。其次,苏联在东北的存在会长期化,中国的主权还是会受到苏联的威胁,并成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小兄弟」。朝鲜战争后,斯大林是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把原本属于苏联势力範围的东北地区的控制权移交给中国。如果美国控制整个朝鲜半岛,虽然不像战火烧向中国境内一样给苏联攫取中国主权以可乘之机,但为了以防万一,中国还是要借重苏联的力量以抗衡美国,所以,苏联至少会使当时在它管辖下的长春铁路和旅顺、大连等港长期化。再者,中国的军事工业和重工业不会很快发展起来。中国出兵参战后,苏联对中国的军事和经济援助一改前期的「犹豫」而变得「大方」起来,虽然设备卖给中国要收取费用,但技术基本无偿给中国;另外,在「一五」时期,苏联派了大批专家到中国,帮助中国搞建设,可以说,中国「一五」计划的提前完成与苏联的大力援助分不开。那时确实是中苏关係的黄金时期。中国正是藉助苏联的援助完成了最初的工业化,包括军事工业的现代化也有了很大发展。

不过,台湾能否收复则存疑。近年一种看法认为,如果中国不出兵参战,将会用武力收复台湾,因为那时美国準备抛弃蒋介石。这种看法值得商榷,美国弃蒋不假,但并不等于美国準备弃台。在中共取得大陆政权后,美国国内掀起了一股谁丢失中国的讨论。尤其在中共完全倒向苏联后,美国虽然準备弃蒋但并没有想弃台,而是要培育台湾的本土势力来抗衡大陆。所以,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即派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挑战中国主权。中国要想武力收复台湾,没有强大的海空军是不行的。事实上,中共领导人在解放台湾和参战朝鲜问题上是做过权衡的,最后选择出兵朝鲜而放弃解放台湾,就是因为中国当时没有强大的海空军。

那幺,是否在苏联的支持下,中国会发起收复台湾的战争?从苏联不肯为朝鲜出兵看,要苏联为风险更大的打台湾出兵,可能性更小。从这个角度看,抗美援朝固然使中国在长时间里没有力量为台湾和美国打一场更现代化的战争,但即使没有抗美援朝,中国也不可能冒险武力收复台湾。除非美国明确放弃台湾。然而,前面讲了,美国为了对抗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的扩张,是不会放弃台湾的。想想美国后来出兵越南就知道。

上述分析告诉我们,既然不出兵的两种结果都不是很理想,对当时新生的中国来说,选择出兵就很自然。

既然出兵参战,就有一个利弊得失的考量,不过,对我们来说,这个利弊得失只能建立在战争结束后的已知结果基础上,而非当时领导人对出兵决策的成败判断。

从「得」来看,有以下几方面:一是打出了军威和国威,这个军威和国威并非如沈志华所说「很大程度上只是心理上的」,它也发挥着实在的作用。对一个百多年来一直受到外侮的民族来说,在朝鲜战场上将世界最强大的美军逼退到三八线上,这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它对全民族志气的鼓舞无可估量,也化为实在的物质力量,「一五」计划的提前完成与此有很大关係。另外,在第三世界和发展中国家的形象也高大了起来,在中苏分裂后,这为中国进一步避免陷入孤立及恢复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起了相当大作用。还有,就是在社会主义阵营中,使中国避免成为东欧那样的苏联附庸和小兄弟,这一仗基本上使中国与苏联在「社会主义大家庭」中平起平坐,尤其在斯大林死后。二是使中国提早收回了苏联在东北的利益。三是打出了几十年的和平环境,但中国后来没有利用好这个和平环境搞建设,很可惜。四,像前面讲的,加快了中国工业化和军事现代化建设。一方面是苏联对中国工业化和军事现代化的支援很大;另一方面,朝鲜战场上的军事较量,也使得中国领导人认识到,现代战争很大程度上是武器的战争,从而加快了对中国军队的现代化改造和核武器的开发,并由此带动了工业化进程的加速。

但凡有利就有弊,从「失」来看,也有几个方面:一是牺牲了十几万同胞。朝鲜战争中国志愿军的伤亡人士,虽然有不同的统计,但保守估计,阵亡将士有15万之多,受伤者更多,再加上财产损失和外债,据统计大约有60多亿美元。二是恶化了同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关係,导致中国直接走向与西方阵营对抗的前线,从而被排斥在国际事务之外。朝鲜战争前,虽然中国已全盘倒向苏联,但毕竟还未站在对抗美国的最前线,中美关係如果不是朝鲜战争,不可能完全中断。朝鲜战争实际上是中国替苏联当出头鸟,从而把原来美国对苏联的压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导致中国的国际环境非常恶劣,特别是在中苏交恶后。这也是中国虽享有几十年的和平环境却随时处于战备状态而未能认真搞建设的原因之一。三是导致中国的经济结构高度畸形化,使中国长期陷入「短缺经济」中,延缓了中国经济现代化步伐,并致使人民生活水平迟迟得不到提高与改善。前面讲了,朝鲜战争加快了中国军事现代化步伐,军事现代化的前提是工业的重工化,通俗地说,就是要有「钢」。所以,毛泽东和中共领导层越认识到军事现代化的重要和必要,在资源配置中,就越把各种资源配置到国防和军备,这样,用于对提高和改善人民生活的各种资源也就越小,导致重工业和轻工业比例严重失调,经济结构高度畸形化。

一个落后国家的经济现代化,首先是改善人民生活,因此,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轻工业要最先得到大发展,中国的改革开放走的就是这条道路。而如果反过来,只能使人民勒着裤子搞建设。长久而言,势必会损害一个政权的合法性。但中国当时的国际环境使得领导层不得不选择重工业优先发展的赶超战略。而要实行该战略,就必须实行以高度集中为主要标誌的统制性计划经济模式,并实行严酷的户籍管制制度。这样看来,整个计划经济和「短缺型经济」的历史和逻辑起点可以追溯到朝鲜战争,它是直接因素之一,后来发生的大鍊钢铁、人民公社运动乃至过渡期的提前结束,都与此有直接关係。这一后果已越来越为学界认可,而且其中的一些后果还延续至今。

至于很多人认为的另外两个「失」,即解放台湾和提早开放,前者如笔者已分析的,即便没有朝鲜战争,以中国当时的武力,难以解放台湾,所以不能将之归于朝鲜战争而来的结果。退一步讲,假如那时用武力收复了台湾,台湾也就和大陆一样实行同样的社会制度,当然也就没有现在的民主台湾,这究竟是得是失是可再议的(为避免误解,笔者声明,反对台湾独立)。对于开放问题,笔者认为,若中国不出兵参战,固然不会有后来的闭关锁国,但充其量也就像其他社会主义阵营的小兄弟一样,有限发展同西方的关係,主要的经济贸易往来还是在社会主义阵营,那说不上是真正的对外开放,与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实行的改革开放不是一回事。

对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来说,出兵朝鲜参战无疑是他们革命生涯中最难做出的决策之一。我们今天反思那场战争,也应该尽量还原历史,避免简单的好与坏的判断。但应记住,任何决策都是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量,这个「利益」包括对领袖个人、团体与政党,以及国家与民族在内,我们要区分的,是对哪个利益最大。

▲作者邓聿文系知名专栏作家,中国政治观察者,致力于中国的改革和转型研究。

上一篇:
下一篇: